【微聲盼望】

市場少年郎

黃秋芳

一個豔陽天,外子與一對好友夫婦陪我進入一個更偏遠的山區,為了尋找耳聞已久的一道光源,那是孤單孩子們的家。圓圓的車輪滾過一山又一山,廿三度的室內冷氣拉不下室外卅六度火熱的臉,而我的心早已偷溜出去,隨著車的方向,在樹海間覓得一絲沁涼。

同行的好友叫著「前面有一座紅色的拱型吊橋……」並說著它的故事。車子一個左轉,停在接下來要書寫的許多生命故事的起點上,車門將一扇一扇的開啟,車上的人會一個個的走進陽光裡,來見證這塊土地澆灌了半世紀的愛,也要榮耀那一雙看不見的手。

菜市場當遊樂場

十三歲才就讀國小三年級的阿瑞(化名),出現在安置名單裡。這個年紀與年級不太相襯的個案,令許多收托機構望之卻步,但上帝奇妙的手,帶領阿瑞到我拜訪的機構來,讓他成為這個大家庭的一員,對阿瑞而言,穩定的生活正是他夢寐以求的幸福。

阿瑞的母親離家,父親好賭。自小就常被父親帶到菜市場去,當父親與一群人小賭小喝小吃時,他就把陰暗髒亂的菜市場當遊樂場,收攤後的菜架魚架,是攀爬跳躍的最佳練習場,這雖練就了阿瑞的機警敏捷,但在髒亂的地方打滾嬉戲,也讓他的皮膚出現問題。

被賣給養父母

父親的賭債越欠越多,有人欠債就會有人逼債,情感撕裂了就難免引來一番的拳打腳踢。父親被告入監,入監前把阿瑞賣給一對夫婦,一方面拿錢還賭債,一方面也是幫孩子找到照顧的人。

養父母很疼愛阿瑞,除了教育他,還花了不少時間及金錢治療阿瑞的皮膚病。當阿瑞的生活及健康漸漸上軌道後,父親出獄了,他去找阿瑞的養父母要錢,說當初的「禮金」包得太少,請他們再給錢。養父母擔心這種「勒索」會成為無止盡的噩夢,就無條件的把阿瑞退還。

父親出獄故態復萌

出獄後的父親仍改不了好賭的習性,不想工作賺錢,不想背負責任,他不關心孩子該進學校讀書的事,當然更不會擔心孩子未來的路該怎麼走,一心只想贏了賭金,有些錢買買食物喝喝酒。但對於在養父母家嚐過家庭之愛的阿瑞而言,生活因愛擴張了疆界,生命的價值因被愛而開始萌芽,也敢為自己畫一個夢想,敢跨越夢想的邊緣,踏進夢想的旅程。

逃家也逃離寄養家庭

阿瑞不願意再回去過那種有一餐沒一餐的放蕩生活,於是偷跑回去找養父母,父親知道後,大發雷霆的把他重摔在地上,當時的阿瑞還不到十歲,又瘦又小,身體抵擋不了父親的暴力,但心裡卻開始有了對抗的勇氣。阿瑞逃家了,父親報警,尋回,阿瑞也在筆錄上詳述了過往的生活,警員將阿瑞的資料轉給社會局關心,才讓他的生命有了對外的窗口。

社會局為阿瑞找到一個寄養家庭,但因無法符合寄家在行為禮貌上的要求而再度逃家,這次他逃到更遠的城市去流浪,直到偷錢,商家報警,警察找到後送到少年法院保護管束,才讓阿瑞的行蹤曝光。後來成了家扶的個案,在尋找寄養家庭的空檔時,阿瑞因為害怕又再度逃離。他躲哪兒沒人知道,但阿瑞知道,最安全的地方就是他熟悉的菜市場,入夜後,沒人管理,只要在天亮前離開就行。

上帝的愛使人改變

這位市場少年郎因窩在陰暗的角落,使得皮膚病再度發作,讓他痛苦不堪。有一天,他偷了計程車司機八十元,被送到警局,卻因還在管束中而轉送到兒童保護聯合會的觀護所,入觀護所後,卻因禍得福,有床可睡,有飯可吃,有朋友可聊天,還有醫生幫他治療皮膚病,也受了教育,開始認字讀書

一段時間後,阿瑞轉進我所拜訪的機構,院長說這孩子聰明,肯做事,熱心服務,院內有任何雜事,只要他在身邊就會主動幫忙。而今,少年郎長大了,也在社會上覓得了一份工作。是愛,治療了流浪孩子孤寂的心,而這份愛,是從上帝而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中信月刊 的頭像
中信月刊

中信月刊

中信月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